被中国资本续命的日本动画,将走向何方?

摘要: 这几年的日本动画,以“中国资金”为代表的海外资本举足轻重。资本到底对日本动画造成了什么影响?看看业内是怎么说的吧。

11-08 20:12 首页 白鹅纪

教えてダーウィン-《人马小姐不迷茫》OP


这几年日本动画业界,以“中国资本”为代表的海外投资力量举足轻重。这些新参与者到底对日本动画造成了什么影响?网络新闻媒体ASCII就为此采访了一位业内人士,他不但分析了日本动画这几年的发展趋势,还解答了“为何前一阵中资动画质量不佳”等问题。在海外资本涌入,网络播放日益流行的今天,日本动画的未来将会如何?让我们一起看下这篇访谈吧。

专业动画新闻平台“Anime!Anime!”主编数土直志


1

中国市场的潜力与难题

——6年前我们曾采访过您,当年你说“日本动画从世界各国败退”。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日本动画现在状态如何?

数土直志(以下简称数土):这么长的时间,变化真是非常多。半年前我写过一本书来讲中国资本,几个月之间就出现了许多状况,让我看法有了一些改变。但不管怎么说,以后中国资本也依然非常重要。不管政策怎么变,中国那边都存在着世界最大的日本动画粉丝群体。虽然日本市场可能暂时还更大一些,但人数毕竟还是那边多。

《接下来由谁做动画?中国资本与网络播放引起的平静革命》作者数土直志


——毕竟人口多十倍

数土:粉丝数量还多不到这种倍数。而且现在日本动画的人气集中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反过来说,周边区域还很不活跃。比如说《你的名字。》,中国票房接近95亿日元。日本这边的票房有250亿日元。由于中国电影票的价格不到日本的一半,可以推测在中国这部电影有1000万人以上的观众。《火影忍者》动画的视频播放数也数以亿计。

——中国的市场潜力如何呢?

数土:中国的文化市场,日本企业很难分一杯羹吧。虽然粉丝多、市场大,中国企业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是中国的书籍出版、影像制作、网络、发行都不对外资开放。虽然市场大,日本企业也在播放权与改编权上捞了一些好处,但是赚钱能力还是……


——粉丝多,不等于有同样规模的市场。像“绘梦”一样,中方作为投资方的情况更多呢。

数土:说的没错。中国市场不太可能发生像美国或者日本那样的戏剧化转变。于是就只能组建企业联合体,然后利用组织筹集制作作品的必要经费。换句话说,日本企业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钱。

绘梦动画成立于2013年,2015年开始进军日本,参与了多部中日合资动画制作


——从中国来看就是给日本钱制作动画,再逆向输回中国。

数土:让日本动画人制作动画,最后拿成品获取收益。2016年实际也有几个这种类型的作品。不过制作质量就不能说很高了。毕竟日方拿了不少投资,质量不佳也有日本的责任吧。


——这些面向中国的动画,制作上有什么条件?对制作人员的士气有影响么?

数土:日中合作很多时候都会附加“要在日本播放”这个条件。中方需要“日本动画”这个招牌,另一方面,日本制作者也想要让日本观众欣赏。


另一个问题就是制作速度了。这些动画从企划到制作,工期非常短。中国是个速度很快的国家,他们恨不得“现在通过企划,然后明年就开播”。

本季的《人马小姐的烦恼》,也由绘梦制作


——一般动画都要准备2~3年。做得快就不精细了(笑)这和中国投资人以IT企业为主有关系吗?

数土:IT业确实很注重速度。不只是制作过程,就连推敲企划的时间都只给一半,中方如此要求的时候,质量就注定要下滑了。


2

海外资本让动画变得多样

——另一方面,那些手游投资的动画制作质量却很高,有什么不一样吗?

数土:手游公司和制作现场的沟通很顺畅。Cygames那边聘请动画制作者当雇员。所以他们能明白制作动画不只需要钱,时间也不可缺少,所以质量才高。中国企业今后会如何改变,这我就不清楚了。

Cygame还组建了专门的动画工作室“CygamesPictures”


——中日文化上有很大的差异呢。在故事上有什么限制么?

数土:这个嘛……我觉得因为是在日本制作,这方面影响反而没多少。为了让故事更受欢迎,当然会有“加个中国角色吧”的请求,同时对性和暴力有一定要求。不过和面向欧美的作品相比,基本就是程度与方向的差异而已。


——确实,中资参与的好莱坞电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倾向与要求。不如说我们这边有太多偏见了。

数土:面向世界市场,不只是中国,像《冰上的尤里》那样,让各国角色都登场也是有必要的。

《冰上的尤里》中有各国运动员同场竞技


——中国或者是海外资金的加入,会让作品更多样吗?

数土: NBC环球娱乐与Crunchyroll最近就宣布要联合制作新作品,制作面向全球的原创作品。虽然这些企业觉得“这样就能做出全世界都欢迎的作品”,但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毕竟不管日本,还是海外的企业,都在类似的事上受到过很多挫折。制作受海外欢迎的作品,日本人就不喜欢了。反过来也有日本喜欢,海外不欢迎的情况。最糟糕的是两边都想讨喜,但两边都不待见。这种挫折一直在重复。


——《RWBY》这个作品也在日本播放了呢,从中能看到很多日本动画的痕迹。

数土:世界观里面融入了学院要素呢。Crunchyroll掌握大量观众数据的企业辅助,才能够孕育出这个混合企划吧。

虽然经常有人说“日本动画全世界都看,非常有人气”,但看具体哪些作品热门,会发现火起来的作品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北美,《一拳超人》与《东京食尸鬼》就非常受欢迎,这些作品掌握到重点了吧。


3

网络播放改变日本动画

——2011年的某篇访谈里,你说日本动画在海外正渐渐失去亮相的机会。但现在形势完全相反,各种资本都在参与作品的制作与播放。到底是面向大众,还是服务核心粉,这些取舍会深深影响动画呢?

数土:这方面做法就千差万别了。Netflix的路线就非常明确,科幻动作、《恶魔人》、《哥斯拉》、“Production IG”、“汤浅正明监督”,它们紧抓的是有很多海外用户支持的著名招牌。反过来说,他们对没有数字潜力的作品也是视而不见。

《BLAME!》在电影院与Netflix同步上映


——不同的在线平台,也会有不同的倾向。

数土:个人觉得Netflix起的作用很好。它给2000年后越来越少,那些主要在OVA里面发售的科幻作品一个复兴的机会。我认识一位美国人,他说“我喜欢那些科幻作品,但现在日本动画全都是些日常系”。Netflix把这些粉丝拉了回来。这些欧美人与其说是动画迷,不如说是极客这种广义的游戏迷与科幻迷。Netflix把日本动画的表现幅度再次扩大了。


动画公司“三次元”制作的《ID-0》也是一个好例子。这种正统科幻,说实话凭日本国内市场根本就无法成立。但在世界范围经营的Netflix却能发现其中的卖点,《BLAME!》也是这样的作品吧。

《ID-0》由Netflix网络独占播放,动画从企划到播放,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


——原来如此。但是在线平台能够投钱到何时也让人担心呢。买的动画多了,会开始挑拣吧。

数土:就是这样。但是Netflix本来就没计划做很多动画。虽然从制作方这边来看,Netflix出了大钱。但在Netflix这边,则一直都是细水长流的态度。虽然Netflix在借日本动画开拓全球市场,但现在还没有大到影响日本市场的程度。


——日本国内能直接在电视上看或者录像呢。

数土:我曾经问Netflix “你买的日本动画,日本人能直接在电视上看,你们不会亏么?”。Netflix回答“我们一开始就是面向欧美用户”。我接着问“就算这样动画终究也只是一个小分类吧?”。Netflix回答“不,动画可是一个主要分类”。

亚洲情况如何呢?日本动画虽然在亚洲流行,但Netflix平台却不怎么普及,然后动画能成为不错的营销武器吧。既然有这种想法,他们应该会继续在动画上投资,继续制作作品,这笔投资不会那么简单就消失。


——也就是说,Netflix觉得做动画是赚钱生意。

数土:Netflix基本不会公布具体数字,所以无法断言。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大。不过让人害怕的是,欧美外资经常会出现经营者换人之后,经营方针剧烈变化的情形。当年CartoonNetwork就是这样,那里曾经大量播放日本动画。新的负责人上台之后,说一句“不要日本动画”,那些节目就从列表里面消失了。网络播放也可能发生相似的事,所以也不能太依赖它们。


4

不管喜不喜欢,以后只能多样化

——外资参与导致多样化,也会带来风险。日本动画产业要怎么应对呢?

数土:说到最后,就只有多样化经营一个办法。光盘市场一直在缩小,今后说不定会消失吧。虽然播放权生意进入泡沫状态。但就算泡沫破裂,也会有一定的量留下来。然后现在商品化、2.5次元音乐剧活动风行,收入渐渐变得多样化。

网球王子2.5次元音乐剧


从国家或者地域份额来讲,日本市场占比越来越小,亚洲、欧洲、美国成为主要的海外市场。虽然不知道南美洲或中东能不能也加进来,但收入来源一定会多样化。这样一来经营难度会直线上升,不过如果可以处理好各方面的平衡,就算一个市场失败,在别的区域也能收回成本。


——分散投资,这项工作的难度很高。

数土:东宝与Aniplex是个好例子。东宝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单靠电影大作为生,就向小众向、周边、音乐等细分领域发展。Aniplex也在瞄准全球,在海外做着各种相关商品生意。对动画公司来说,这种多方向经营会变得越来越必要吧。然后没有足够资本的小制作公司就必须抱团了。


5

动画企业抱团战斗

——前一阵NHK现代特写的动画专题,让人们再次注意到了动画人低收入问题。虽然动画变得那么多,动画人却不赚钱。然后节目里说CG是解决之道……

数土:我倒不觉得动画“过多”。动画不过是各种娱乐的一种。实际发生的不过是动画代替了一些电视剧而已。需要的人多了,动画也就变多,这是需求增大导致自然结果。


动画最大的问题是人手不足。然后运营方在追求低人力成本。不只是动画变多,动画公司也在变多,然后这些公司进行过度的价格竞争,制作费就涨不上来了。但这个问题在2017年有了解决的征兆,这2、3年也有涨工资的实际例子。反过来说,已经到了不多给钱就没人干活的程度了。之后也会有更多的正式雇员吧。


——就像“三次元”这个公司一样。

数土:计件工作已经无法成立了。动画人能够自由选择工作,反过来说就是持续干下来的人也是有限的。

3DCG动画公司“三次元”,采用正式雇员制


虽然拥有正式员工能成为核心竞争力,但是销售额曾经超过100亿的动画公司只有4家,东映、日升、TMS、吉卜力,企业规模会成为一大课题吧。


接近上面四个企业的Production I.G,转变成控股公司后,变成旗下拥有四家动画制作公司的集团。中小动画公司经常陷入边亏边做,越做越亏的窘境。加入这种集团能够分散失败的风险。


——控股“三次元”与“Trigger”的“ULTRA SUPER PICTURES”也是这种结构。

数土:没错。原noitaminA的制作人山本幸治建立的“TwinEngine”也算一个例子。既然单个公司规模小、很难与其他组织交涉,那么就可以联合起来。这样更加集约化,也会让劳动环境变好吧。

——也就是说现在的“版权泡沫”哪怕只有一时,但钱流进来时,能够完成集约化也是好的。

数土:虽然动画界一直以来都有并购,但是主要商业模式还是靠卖东西,制作方不是主体。但现在不管是中国资本,还是在线平台,制作公司有了拿到许多钱的机会。对有远见也有谈判能力的公司而言,这是迈入下一个时代的良机吧。


——不要错过机会,再度出发。然后这个窗口期大概会有多久?

数土:大概3~5年。不管是版权生意,还是中国资本,都不知道到底能提供现在这些资金到何时。


——明白了。那么最后问下。关于日本动画的未来,数土先生是怎么想的呢?

数土:虽然说了这么多难处,实际上我反而觉得日本动画前途光明。对比2006年后的低谷,今天的景象让我不由得这么想——我曾被那时的情势影响,灰心到甚至觉得“日本动画会不会完蛋了呢”。

2009年“Anime!Anime!”报道“美国平台不再买日本动画”


最近这五年,日本动画的人气因为网络播放,在全世界都获得了巨大的人气。只要“存在巨大市场”这个事实在那里,可能性就是无限。这次机会应该、也必须把握。虽然环境还是那么艰险,海外也在不断紧追。但是人们也看到,日本动画还站在相当领先的位置。就像这本书的书带上强调过,日本动画前景光明。

本次访谈就先到这里。从这位业内的发言里可以看出,中资动画质量不佳,主要原因还是沟通不畅、中方对制作流程不熟悉——做东西不只需要钱,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同时,拿到大笔钱的日本动画业界,现在也是危中有机。对这个话题,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说的话,也欢迎大家【写留言】评论。


首页 - 白鹅纪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