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残忍的漫画魔王—安达充

摘要: 一直都是“青春”、“温柔”漫画家代表的安达充,居然能用“狡猾”、“残忍”等词形容。这群扭曲宅为何出此狂言?让我们看一下白鹅纪编辑部的这次讨论吧。

11-09 00:03 首页 白鹅纪

タッチ-《TOUCH》TV版OP


白鹅纪编辑部里,经常会许多相关人士来访。正经事做完后,这些“路人”偶尔也会变成“闲人”,在编辑部逗留与闲逛。有一位常来往的人物(这里就姑且叫他“炎然”吧)。他也在某个蒸桑拿般的夏日,在编辑部和编辑一同午休。这个男人吃完午饭,看着正在网上瞎看的我(白麟),突然发话——

炎然:看这个样子,你也上了安达充的当了啊。

白麟:你说这套网上测试题啊。哈哈,最近没怎么看他的漫画,只得22分也是没办法。

这都是谁跟谁啊……


炎然:不是,和分数高低没关系。被“作者本人都只得76分的安达充角色测试”吸引去做这套题的时候,你就已经上当了。

白麟:(°Д°)哈?

炎然:所以说,这明显是利用安达充粉丝人多,与“角色长得像”来做推广吧——你看,下面也有小学馆漫画APP广告。如果把观众分为“机智识破机关”与“上了营销号当”两拨的话,你显然是上当的那批。

安达充测试题里也在宣传SUNDAY的漫画APP


白麟:话是能这么说。但他们好歹用心做了一套题,总比那些用 “史上最牛XXX”吸引眼球的广告文要好多了吧。

炎然:这种东西我也不喜欢——话说,这种标题,你们也有用过吧。

白麟:毕竟好想,性价比高。惹眼又高端的标题,不是那么好想。

炎然:这个先放在一边。不过,这次我说的“设套”,可始终都是指的安达充。

白麟:看起来你似乎对他很有意见,莫非……

炎然:没错,安达充虽然看起来温良忠厚,但作为漫画家,让人牢骚的地方也是多得很呢。反正午休时间都闲着没事干,就让我来说一下这个“虚伪”、“狡猾”、“残忍”的漫画家吧。

白麟:啊——

其实非常老谋深算的安达充


1

扮猪吃老虎高手

炎然:前一阵你们白鹅纪,不是出过一篇《高桥留美子的200000000部历程》么?

白麟:前一阵?小学馆为高桥办的庆祝活动吧,记得安达充也画了贺图。不过就是普通地祝贺而已么?

炎然:“祝贺突破两亿部”,再画两个代表人物,看起来确实很稳妥。但!是! “过去,现在都是对手”这句话后面,可是加了一个问号喔——其实,安达充的漫画销量,早在2008年就已经超过了2亿部。也就是说单论数字,这人已经赢了。

早在2008年,安达充的漫画就已经卖过了2亿册


白麟:《美雪·美雪》、《TOUCH》、《H2》……这些年,他画了这么多热门漫画,再加上出道比高桥早,提前达成2亿没什么好奇怪。不过本人不怎么提这点,怎么说都是谦虚吧。

炎然:这就是你不懂了。1990年代就卖过1亿,同时还是小学馆 2亿本俱乐部第一人。牛逼却不炫耀,这才让人不爽吧。你看,同样是富豪,和谦虚朴实、到处做慈善的比尔盖茨相比,乱花钱还没品位的特朗普要可亲的多吧。

白麟:就我来说,还是比尔盖茨可爱。

炎然:嗯,人与人的看法不一样呢。那我换个说法——安达充曾经说过“和我相比,高桥留美子的故事要深很多。我只是把浅薄故事掩盖得好像很深。高桥留美子是把很深的内容表现得浅显易懂。”你看,卖过两亿册的人也来玩自虐,那些一辈子说不好“浅薄恋爱故事”的漫画家,岂不是只能自挂东南枝……

《绝望先生》,原作者久米田康治


白麟:也就是那种全国头几名的学霸,却说“自己学习不好”的感觉。

炎然:没错。实际上不止漫画卖得好,他还娶了比自己小12岁的助手当老婆,安达充是个毫无疑问的人生赢家

白麟:这个倒是不知道。

炎然:这个测试题上面也是。安达充一直用“同一组群众演员”讲故事,分辨不出来才正常。而且看一下推特回馈就知道,他的得分比绝大多数读者都高。“明明赢了,却假装输了”——这种“虚伪”的地方,是我不爽的第一点。

《KATSU/青春交叉点》很多年前,安达充就在漫画里自嘲主角长得像


白麟:说起来,实际读安达漫画时,并不需要区分角色呢,该分清的地方都分得清。

炎然:和进击的巨人的“分不清角色”,完全不一样是不?

白麟:巨人漫画后来的进步也很大啦。

那一天,人类回想起了脸盲症的恐怖


2

没运气才是好运气

白麟:而且就算你唠叨这么多,安达也是很晚才红的吧。

炎然:这个地方,其实我也有牢骚要讲。首先,看来你也知道当了差不多10年作画吧。

白麟:让我在电脑上查查。(Google中……)

安达充出道作品《消失的爆炸声》


白麟:很有时代感的热血漫画呢,还有一位原作者协助,看来他一开始不负责想剧情呢。

炎然:安达充最初是从作画干起,有部漫画也提到了这件事。我搜搜……

白麟:喔,这是安达充的哥哥——安达勉画的漫画吧。我听说当年是他说服家人,让安达充去漫画。

《实录安达充物语》——作者安达勉(1947-2004)


炎然:虽然大哥发现弟弟有画漫画的本事,但他却画了10年都没红。

白麟:怀才不遇,大器晚成,这种不幸遭遇很值得同情吧。

炎然:不不,他的运气很好。不如说正因为没跟上那股“热血男子汉漫画”大潮,所以才能够在少女漫画界偷取一身“恋爱”本事,杀个回马枪。

白麟:套路画得越熟,转型也就越难了。

炎然:也就是幸好没有很认真,“热血”这个概念本身倒是没有过时就是。多年后,他回归少年漫画,也打了个“热血”的幌子。1978年,安达首部长篇连载《最后的冠军》,第一话非常热血——

炎然:然后剧情也是 “父亲阻止儿子打棒球,却被老友说服与感动”的热血套路。但是到了第三话,这部漫画就变成这样了!

白麟:1978年的转角遇到爱!我还以为最初是EVA呢。

炎然:这就是历史的轮回了。安达充等10年才自己画连载,这是个相当幸运的选择。你看,安达充明显是“一辈子只讲一个故事”的漫画家吧——但他擅长的那种青春故事,最初就算画出来也未必受欢迎。

白麟:技术不够之外,读者可能也没到能欣赏细腻感情的程度。

炎然:就是这样,长篇连载《最后的冠军》颇受好评、试水成功后,接下来的《美雪·美雪》也几乎没有了运动要素,变成了三角恋爱剧。

热血?不存在的。


炎然:不只有哥哥的全力支持,还能等到业界变化的时机,将少女漫画的恋爱引入少年漫,安达充狗屎运确实强得很。

白麟:漫画家也需要些运气帮助。


3

无人参透的狡猾

炎然:接下来就是《TOUCH/棒球英豪》了。王道运动题材,加上青春期观众憧憬的恋爱要素。披着热血棒球漫画的皮,画少女风恋爱漫画,切入点简直不能更“狡猾”。

白麟:总感觉,你这是事后诸葛亮。如果本人都没预测到画这种漫画能红,只是误打误撞的话,那就根本谈不上什么“狡猾”吧。

炎然:那就说些故意放的东西吧。比如说,安达漫画经常突然放福利,这总归是计算好了的吧。

出自《MIX》,《月刊少年Sunday》连载中


白麟:从过去到现在,这种福利镜头就从来没少过呢。

炎然:他的这种“心机”,也不只用在发福利上。很早就有人发现,安达充的漫画时代感相当稀薄——1980年和2007年的两部漫画,主角穿的衣服居然差不多。

几十年不变的简朴打扮(来自网络新闻网站Natalie)


白麟:这个倒没注意到。

炎然:安达充本人就在访谈中说,这是为了避免与时代脱节。在漫画细节上,这位漫画家“连手机都想要回避”、“死都不画流行的泡泡袜”。结果就是《TOUCH》不止风靡一时,现在也有许多人看。

白麟:这么一说,《TOUCH》确实没有“80年代漫画”的感觉呢

炎然:你看,虽然安达心思多,却完全不显山露水。本人在漫画里面登场时的形象,也是“偷懒的笨蛋漫画家”。

白麟:“背景都让助手画,真轻松”,时不时还玩关灯杀。

出自《Q&A》


炎然:不过这只是个玩笑,他和其他周刊作家一样,是交稿前熬夜的漫画家。

白麟:毕竟周刊漫画是修罗场,荒木飞吕彦那样正常作息的人才不正常。

炎然:假装成轻松的偷懒漫画家,让人放松警惕。但实际上有本事还努力,完全不给别人机会。加上作品风格难模仿,连学都学不了。满是心机的这个人,简直不能更“狡猾”。


4

老道的剧情杀魔王

白麟:说了半天,全都是你在猜嘛。安达本人怎么可能这么坏心眼。

炎然:那么,如果有他“主动搞事”的证据,就可以服了吧?

白麟:这是说?

炎然:说到玩“谋杀”,安达充可是不输任何人的“剧情杀魔王”。

白麟:安达漫画死人还蛮多的呢。

炎然:《棒球英豪》上杉和也,《H2》雅铃的妈妈。《四叶游戏》青梅竹马也过世了。《Q&A》死人还变成了幽灵。相比之下,《ROUGH/我爱芳邻》车祸重伤算轻的了。

仲西弘树,少数能在“安达充事故”中生存下来的强者,出自《ROUGH》


炎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都是早有预谋的“计划杀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TOUCH》——你知道这部漫画标题的意思吗?

白麟:不就是接触么,虽然我英语渣,但“TOUCH”这个词还是认识的。

岛本和彦的漫画《青之焰》猜想这段往事


炎然:大概安达充也是这么糊弄编辑的吧,当年这部双胞胎男孩+邻家女孩的棒球漫画刚连载时,广告宣传词也是铺天盖地的“Love is Touch”、“触碰你的心灵”、“相互接触的青春漫画”——

《青之焰》11卷,80年代,为“TOUCH”真意困惑不已的男主角


白麟:看故事,这么解释也没什么不对。

炎然:毕竟安达充之前连载过《美雪·美雪》,一般人能猜到会这次也会有恋爱要素吧。直到某一回,三角恋的核心人物,双胞胎里的弟弟“和也”突然车祸去世……

白麟:啊,这段剧情确实很有冲击力。但这和“TOUCH”有什么关系?

炎然:实际上,漫画标题里的“TOUCH”并不是触摸心灵的“TOUCH”,而是“哥哥接弟弟棒”(交接棒Baton Touch)的TOUCH!

白麟:咦——!!

炎然:2016年,安达充也亲口承认最初就准备“杀掉”和也。这个漫画家瞒着所有人,把动手杀人的那期原稿完成,就躲起来玩失踪了。

白麟:人气角色被漫画家杀掉,然后作者还找不到。收稿的编辑,压力恐怕比山都要大。

炎然:但是杂志也不能开天窗。接着漫画刊登后,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哀嚎。虽然小学生动不动说拿虚渊玄说事,但说起杀人,不论计划的完美程度,还是作案后的冲击力,虚渊玄都无法与安达充相比。

白麟:虚渊玄的话,很多人一开始就没觉得他真是“爱的战士”吧。

炎然:但是安达充的形象却一直很好。再补充一下,《最后的冠军》雪美哥哥出了车祸挂掉。《美雪·美雪》男主角也死了两回妈。《KATSU》这部拳击漫画,主角不但亲妈死了,亲爸还被后爸打死……

白麟:呜哇,好过分。

炎然:为了漫画,不惜干掉人气角色。这种程度的“残忍”,一般作者也做不到吧。就连《名侦探柯南》作者青山刚昌,也曾问安达充“杀这么多角色,你难道不心痛吗?”。

白麟:这两个人,根本是半斤八两吧!

炎然:明明剧情让人胃疼,读者却欲罢不能,人气也很高。安达充这边,直到现在都给人青春剧作者的印象。毕竟杀人的活,都让作者干了。故事里面的角色,基本都是好人。再加上温柔的故事气氛,让容易让人忽略背后有一位杀人魔王在掌控一切呢。

安达充有个绰号,叫“温柔时代的第一棒”


5

一切都是套路

白麟:就算这么说,也没必要这么讨厌他吧。

炎然:我可不记得我说过“讨厌安达充”。

白麟:哈?

炎然:不如说,不管“虚伪”、还是“狡猾”“阴险”、“残忍”,其实都是 “热门漫画家”的必备技能。没有值得“虚伪”一下资本,就根本称不上热门。没有时间刚好的“幸运”,就得不到表现的机会。不在背后“阴险”地努力,也肯定会被后来人淘汰。下不了“残忍”的决断,也制造不了跌宕起伏的催情泪点。

白麟:虽然在夸,但说出口的却全是牢骚。

炎然:不喜欢的话,一开始就不会去看,也就不会有许多牢骚。另外牢骚归牢骚,这种源于“嫉妒”的牢骚,我倒觉得蛮健康的。

白麟:这我就不懂了。

炎然:所谓的嫉妒,是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嫉妒有好爹的暴发户,那就只能走到“都是社会的错”的死胡同。但嫉妒那些凭自己能力发达的人,至少还有学着做的可能。同样是嫉妒,这边多少有些建设性意义不是?实际上,漫画里面也有很多这种桥段……

白麟:不过由你说出来,总感觉是纯粹的诡辩。

炎然:谁叫我喜欢诡辩。另外,一个劲怀念青春也显得肉麻。有人会这么想吧——有时间瞧你回忆青春,还不如直接去看安达充漫画。再说对于这种层级的人物,不论何种议论,对他们来说都是不足一提的杂音吧。

白麟:小人物的牢骚吗——啊!不好,这都快到午后了。这边也要开始做事了。对了,刚才这些,能不能写成文章呢。

炎然:随便你了。不过说了这么多,我也有做一下那套题的想法了。

白麟:结果还不是也上钩了!

炎然:反正闲着没事干。而且我还读了不少遍《TOUCH》、《KATSU》,大概比你要强很多~

白麟:那做好后,我来也看看你的得分——

白麟:喂!闹了半天,你也是空有一张嘴啊!


本期对谈记录就先到这里,对这篇“安达漫画魔王”论,大家有什么看法呢?不管是觉得“这个闲人的说法还是太夸张”,还是安达确实就是这么狡猾,都欢迎各位【写留言】讨论。


首页 - 白鹅纪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