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战与小双城的中秋特篇→《无声胜有声》

摘要: “姑姑,我是你的小双城!我是你一个人的小双城。”

10-09 23:26 首页 半步猜




那是乌鸦在叫吗?

或者是喜鹊?

鸟类的叫声真令人讨厌,它们用长长的嘴来扰人清梦却不自知。


那是两只乌鸦在叫吗?

或者是两只喜鹊?

它们尖尖的爪子抓住了窗外的一颗老树干,它们呆在枝头说什么,如此叽叽喳喳?


卧室里很安静,忽得一个白色的小影子被子里窜出来趴到窗前,从梳妆台上抓起一小把绿松子石头砸到树干上!


“咔嚓”一声,细溜溜的枯树干被砸断了,两只鸟儿飞走了!

那白色的小影子又一溜烟跑回被窝里。


过了一会儿,这驱逐聒噪鸟儿的小勇士从被窝里露出了一颗圆溜的小脑袋。

她是个小女孩。

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纯白色棉质蕾丝睡裙,头上戴着一只鹅黄色的小睡帽,帽檐上是蜿蜒曲折的花边,衬托她这张小脸精致无匹。

她叫顾双城。

今年八岁。


她手上拿着两辆玩具车,她让它们从枕头上驶过,又让它们从她的手臂上驶过,再从被窝外驶向被窝里,她又钻进被窝里开始玩耍,宁静的早晨总是那么无聊。



顾双城小小的身影被埋在了臃肿的被子里,不时发出“呜喂”“唔喂”的引擎轰鸣声,她正带领着两辆小车在被窝里进行赛车大赛。

在天还没亮的时候,顾双城就已经在床上翻来覆去,若是平时,看护她的老嬷嬷会察觉并手段强硬的让她再睡一会儿,今天不会,她可以尽情赖在床上就是不起,因为今天过节,言宅的大部分老佣人都放假了,没人会来管束她。


朝阳打在透明的窗纱上,天大亮了。

躲在被子里的顾双城,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玩了好一会儿,确实有些累了,她预备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


刚闭眼,就有人敲门。

“咚咚”

“咚咚”

“咚咚”

一连敲了三下,顾双城坐起来,问道:“谁啊?”


“双城小姐,是我。”

原来是管家大胡子老爷爷,难道是她调皮捣蛋的事情是抓住小尾巴了?


“有什么事?”

“今天大家会去城外野餐,你想要一起吗?”

“姑姑会去吗?”

“当然。”

“言式微和言赋会去吗?”

“当然。”


“您要加入吗?”

顾双城摇了摇头,她咬紧下唇,又问:“我姑姑回来了吗?”

“回来了。”


“我先起床。野餐的事让我考虑一下,谢谢您来邀请我。”

“好的。”


管家离开了,顾双城心想,幸好不是来扒皮的,这家里恐怕真的没几个佣人了,居然是管家亲自来敲门。她一听说姑姑言战回来了,心里自然欢喜的了不得,她已经三天没见过姑姑了,昨晚只匆匆忙忙看了一眼,姑姑刚回家就换了身礼服去出席一个商业酒会。


洗漱完毕。

顾双城从衣柜里选了一件长裙,这是上个月姑姑给她买的,她还没穿过。


长裙穿好了,镜子前的顾双城跟换了个人似的。

这整个言家,只有她配得上这件长裙,因为她最高挑,最可爱,她对着自己笑了笑,提着裙子就出了卧室。


宽阔的走廊上摆满了鲜花,全泛着满月的淡黄色,天花板上也妆点了彩灯,扶手上挂着可爱的兔子,花瓶里插了满满一大束桂花,顾双城在这浓浓的节日氛围中跑过去,她第一个来到姑姑的房间。


言战的房间敞开着,一股雪茄烟的味道涌出来,差点呛得顾双城咳嗽,她站在门口,朝房间里看。


波点状的丝袜被言战慢慢从腿上褪下来,她侧着头夹着固话,正在从电话那头的人说着工作上的事,晨光盈满了这间屋子,顾双城又朝书桌那头看去——屋子里不止有姑姑,还有大伯言忱。


言战正在讲电话,言忱则在给她打手势,两人一直在用眼神交流,好像是在谈一件很紧急很棘手的事。


顾双城屏息凝神的站在门口,她望向言战,言战吸了一口雪茄,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言忱走过来,夺走了她手上的细雪茄,并示意她不准吸烟,言战耸了耸肩,她的晚礼服还没有换,言忱又示意她冷静下来,好好谈判。


言战又耸了耸肩,她摁住固话,“哥,你不明白。我是不会让的,我绝对不能忍受15%的利润,我要20%,没人可以拿走我的5%。”


言忱哂笑,他摆摆手,“云中天也不会让你的,好吧,我不参与,你们就继续为那5%斗得你死我活,搞得满城风雨好了。”


“不,是他死我活。”


“年轻,气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赢他?这件事情,你已经周旋一个月了。”


“不,哥,我不喜欢输给任何人。哪怕我的赢面只有他的一半,我也要赢这场。你看着吧,我会一杆进洞的。”


言战傲慢的抬了抬眉头,她轻笑着又给自己点了根细雪茄,言忱拿她没办法,他转身离开房间,推开门出去了,顾双城躲在大花瓶后,见他走远了,才偷偷溜进房间内。


言战仍在打电话,她的背影陷在柔和的光线中,挽起来的发髻上闪烁着十分晃眼的光芒,顾双城仔细一看,才发现发髻上正扣着一个玫瑰状的发卡,每一颗穗子都是石榴籽大小的红钻。


泛着烈火般红色光芒的发卡箍住了言战的长发,自然将她瘦削雪白的美人背全都涌向顾双城的眼前,她的脖子微微向前倾,更令整个背部线条在柔光里美得如梦似幻,她微微张开小嘴巴,在这一刹那间,顾双城看得眼花缭乱,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好看。


言战坐在沙发上,双腿高高的抬起来,一边抽雪茄,一边脱丝袜,看上去她脱得并不顺利。


等啊等。

等啊等。

言战终于说完了,放下电话。


顾双城小跑两步,从后抱住了言战,随即爬上了她光滑的背部,用双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噢?你是谁啊?”


“你说我是谁?”


“你是……哦,你是式微?”


顾双城皱起眉头,她这双手,她这身上的气味,哪里像那个言式微了?!

哼嗯!


“再猜!你这个呆姑姑!”


“哎呀,你这语气这么冲呢,是哪儿跑来的野丫头呢?”


“你说谁是野丫头,你才是你才是!坏姑姑坏姑姑!几天不回来,就不认得我了!”


这会儿顾双城生气了,嘴一扁,整个人挂在言战身上,不依不饶的用双手拽她的项链,好好的礼服还没被她脱下来,已经被顾双城扯得东倒西歪。


“哦哟,这是谁,这是谁,都怪姑姑,一通电话打得神飞魄散,一时也没回过神来,把人给认错了。”


顾双城憋得双眼通红,言战反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她转过身去,张开双臂道:“来吧,到我怀里来,让我仔仔细细的瞧瞧,这是哪儿来的小仙女呀?”


顾双城小脸靠在言战胸前,抬头仰视着她,眼泪珠子都在眸中打转了,言战才坏坏的扯了扯嘴角,她的手从她的额头抚摸到她的鼻尖,疑神疑鬼的说:“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我一个侄女,她叫顾双城,也和你一样,长得像个小精灵,性格咧,倒像是个小恶魔。”


“是我,是我,就是我啊,姑姑。”


“喔?那我再仔细看看,你长得比她还要再好看一些呢。我看不像。”


顾双城当了真,她握着言战的手,“姑姑,你再看看,就是我啊,我就是顾双城啊。”


言战盯着顾双城哭泣的泪眼看,不知为何,原本不过是逗逗这顽皮孩子,假意装作不认她,见她这么巴望着自己,言战渐渐也认了真,她收敛下所有嬉皮笑脸的神色,眼中刚刚退下去的那股子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气势又重归于她的双眸中,看得顾双城冷不丁打了个寒噤。


她怯怯的用双手抱着言战的脖子,在她耳边再一次说:“姑姑,我是顾双城啊。”


“这世界上叫顾双城的人也不止我侄女一个,今天她叫顾双城,明天她也叫顾双城,难不成,我都是她们的姑姑不成?”


顾双城一时语塞,她微微皱起眉头,自己要怎么证明自己是顾双城呢?


言战终于脱掉了丝袜,她轻而易举的将顾双城抱起来,八岁大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就抱得动,这满言宅也就言战抱得最勤最利索。


言战抱着顾双城来到更衣室内。

当着顾双城的面儿,言战换下了礼服,她侧头看向顾双城。


“想好了没有?”


顾双城盯着言战看了一会儿,“姑姑,你是在和我玩捉迷藏吗?”


言战摘下耳环,她摇头道:“不是。”


顾双城这下心都吊在嗓子眼了,言战换完衣服,就跪在地上望着顾双城,再次问道:“还没想好?”


“姑姑,我是你的小双城!我是你一个人的小双城。”


言战捏了捏顾双城的脸颊,故作没听清楚的问:“再说一遍。”


“姑姑,我是你的小双城!我是你一个人的小双城。”


“小双城,小双城,我也是你一个人的姑姑呀。”


直至此刻,小别之后的姑侄俩才抱在一起算作是真正重逢,言战又将顾双城抱出房间,问她学业如何,在家里是否调皮,与弟妹相处是否融洽等等,顾双城都当老调重弹,一律瞎答应,糊弄的言战无奈的揉了她好几次头发。


“你老盯着我看做什么?不认得姑姑啦?”

“不,就是想姑姑了。”

两人正在说话,言式微和言赋都进来了,争着吵着要和言战抱抱,言战挨个抱过去,都顺顺当当的认了,顾双城弄不明白,为什么言战非要逼她哭出来才肯认她?她不悦的撇了撇嘴,瞪了言战一眼,言战打眼瞧见了,就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我们出发去野餐了。”


“……哦。”


“姑姑,这是我送给你的小礼物。”

“姑姑,这是我送给你的。”


顾双城暗道不好,言式微和言赋都准备了小礼物送给言战,她自己倒是什么都没送,这回由落了下风,怪不得姑姑当面都不认她来着。

她这眉头越锁越紧,言战也不晓得她什么心思。

和孩子们聊了会儿天,管家来催了,说是马车缰绳都上好了,他们也不去远处,就在附近的湖边野餐。


言赋太小,还没见过马车,一听见就激动的跑下楼去了,言式微也出了房间。

只有顾双城不走,拽着言战的裙边,小脸都快皱到一起了。


“告诉姑姑,怎么又不高兴了?”

“他们都给你准备礼物了,我没有给你准备。”

“谁说的,你的礼物不就站在这里,你听,正和我说话呢?”


“礼物在哪儿?还能说话?”


言战站在梳妆镜前戴耳环,她不再说话,只是低头浅笑。

这一刻,房间里静极了,一点声音都无,连屋外微风拂过松针的声音都静了。






陪小猜猜团圆~





哒浪~


“几百年”前,我写下了言战和顾双城的故事。

“几百年”过去了,我没有再写任何一篇关于她们之间的事。

因为许多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我出道的故事像个封印一样神秘的存在于我和我的老读者们之间。

今天我写了一个她们之间的小事。

因为,“几百年”的沧海桑田之后,她们已经成了我小说世界的珍贵家人,她们来自于我的骨血与创作,也始终留在我心尖。

我想念她们。

亦不知何日是归期,何时才能再执笔与她们在故事中再次重逢,只愿那时我更所向披靡。

谢谢在这里上陪伴我的读者们,请继续支持我唷!祝愿大家都拥有皎洁的月亮和灿烂的金子,快乐自在的生活在这大千世界中的每一个小世界,月亮节快乐~



推荐阅读 ?


▽ 看完小说来点零食吧~点击“阅读原文”登录美味星球!


首页 - 半步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