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马青时间12-11 02:36

摘要: 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中,最成问题的其实恰恰是孩子的父母,他们的偏执更多是因为面子和攀比。


音频、文字 | 马青 
  
  前两天,杭州余杭塘河一个正在搬砖的11岁男孩火了:孩子来来回回搬了一暑假的砖,说是为了锻炼身体。搬砖男孩小朱是小学生,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开学该上六年级了,但小朱的父亲却坚决让小朱退学,去接受他所谓“新教育”。
  
  不过,针对这种现象,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的相关人士回应说: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适龄儿童少年都必须接受的教育,如果家长不送孩子到学校去上学,这是和义务教育法相抵触的。基本上,这可以理解为教育部对在家办学,或是未经批准的所谓“私塾”“国学班”等办学机构的再次表态。
  

(网上发布的杭州11岁搬砖男孩)


  对,这不是第一次表态。事实上,主流舆论对良莠不齐的“私熟”“国学班”也是质疑的多,支持的少,对那些特例,怀疑的多,追捧的少。比如,至今为止,在家上学的成功案例,谈来谈去还是故事大王郑渊洁对儿子郑亚旗的教育模式,但问题是,特殊个案不足以复制,大多数人既没有郑渊洁自身的学养水平、教育认知,也没有他的经济实力——郑亚旗是在他的公司里做管理。
  
  其实,有调查数据显示,即使在发达省份,有越来越多的家庭考虑在学上学,或是上私塾之类,但无论是绝对数,还是相对数,这都一条少数人走的路。大多数父母对自己的能力、对教育理念都没有那么自信。
  
  但,少数人的选择要不要尊重?他们并非放弃对孩子的教育,而只是教育理念与当下的体制教育有严重冲突,所以,有法律以及教育人士表示,法律或许该给他们留一点空间。比如,通过教育评价,而不是唯一的教育路径,来评判义务教育。这个意思是,孩子只要达到了义务教育阶段的目标,未必一定要上体制内的学校。就好比说,以前考驾照,非得通过驾校,后来改革了,你怎么学的并不强求,只要学习过程符合交法规定,就允许你参加考试,而通过考试,你就可以拿驾照,上不上驾校不再是硬性规定。当然,义务教育和学驾照有很大不同,不能完全类比,但也许,它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思路,或者换个说法是,问题一定多多,但或许并非不能讨论和解决。
  
  当然,现实中不符合法律的,就必须依据法律的要求来做,该上学的上学,没有资质的办学机构该查的查,该停的停,该罚的罚。



  话说回来,那些以无比自信的姿态强令孩子按特殊方式成长的家长,又何止是搬砖男孩的父母?近两天,一位68岁上海退休教授撰写了一篇名为《牛蛙之殇》的文章,炮轰“幼升小牛蛙战争”。这篇文章说,上海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小孩考上上海四大民办小学,是牛蛙,若没考上,是青蛙。为了备战“幼升小”,孩子从3岁开始,就被家长打鸡血,上各种培训班,各种拼,可是,到孩子6岁的时候,得了抽动秽语症,医生表示,孩子压力太大了,最终考学失败。
  
  这篇文章真真假假,但它的确戳到了很多家长的痛处,又成了一次抨击教育现状、教育体制的出口,但问题是,仔细读过文章,假设所诉为真,那么,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中,最成问题的其实恰恰是孩子的爷爷和父母,他们的偏执更多是因为面子和攀比。他们固执地认定了一条孩子必须走的路径,而全然不顾孩子是否适合。他们自称家学渊源,但事实上,却连基本的教育规律都不懂,更不讲儿童教育心理。成年人的心理脆弱,最后把压力变成孩子的悲剧。
  
  这样的父母,和固执地送孩子去读私塾搬砖的父母又有何不同?读私塾&考名校,谁比谁高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