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V电影Vmovier12-11 07:32

摘要: 封神启范,召八方少年!

深 V 电 影

          刻 



近日,由乌尔善执导的东方奇幻巨制《封神三部曲》演员招募工作正在全球华人范围内大规模展开。

乌尔善说,只要颜值高,热爱电影的年轻人都可以来参加海选。

这张选角海报中不乏对角色的要求,“美丽迷人,英勇率性的女战士”。

V姐都差点克制不住自己,一个猛子扎进演艺圈的海洋。

咳咳,扯远了,回来。

关于乌尔善其人,有人说,他是一名成功的广告导演。有人说,他是当下最受瞩目的顶级商业电影导演之一。

相信对更多的人来说,在看《寻龙诀》之前,根本对这位导演全无了解。

从影11年来,拍摄4部电影,这些数字绝对算不上高产。

将这位导演带入大众视线的应该是《寻龙诀》这部电影。

多少大导演拍这样一部大片,都要苦于赞助和资金的问题。

而这位在此之前仅有三部作品在院线上映的导演,凭什么能拍《寻龙诀》?

2009年,乌尔善入围“亚洲星引力电影计划”,该计划由刘德华发起并投资。其前身“新星导计划”就曾扶持过宁浩,他的作品《疯狂的石头》成为当年电影市场的一匹黑马。

这个“亚洲星引力电影计划”当年的首推项目就是——这部低成本的先锋武侠喜剧片《刀见笑》。

早在2011年之前,华语电影圈还并不熟悉乌尔善这个名字。虽说当时的乌尔善在广告界已经很有名气了,但在电影行业依旧是一名新人。

那个时候,很少有人愿意在一个新人导演身上下太大的赌注,所以能得到550万元的投资已经是万幸。

圈内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小的投资是不可能完成一部武侠电影的。顶着外界的种种压力与质疑之声,乌尔善和投资方签订了一个很特别的条约:如果预算超支,就由乌尔善个人承担。

自己垫钱这种事,听起来酷酷的,实际却很肉疼吧。

果然这部电影550万没打住,乌尔善个人垫了100万进去,最终《刀见笑》票房收入2350万。同时让他荣膺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导演。

一时之间,乌尔善“性价比高”“圈内最会花钱的导演之一”的名号响了起来。

而花很少的钱,拍出自己的风格,乌尔善又是如何实现的呢?

《刀见笑》的场景,大部分都是夜景和室内戏,配上幽暗的打光。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却有其独特的质感。

而对此乌尔善却坦言:说白了是没钱,才不得不这么做。

他对与自己拍广告合作多年的美术赫艺说:

每一分钱都要花在观众看得到的地方,钱要花在演员的上半身,下半身可以简单点。拍到衣服的镜头,领子要好,脸上的化妆要好。

看《刀见笑》里的衣服,是不是很眼熟?

没错,服装都是《满城尽带黄金甲》用剩下的。

而关于省钱最厉害也是最基本的一招,就是赶工期。我们都知道电影烧钱,一个剧组上百号人吃喝拉撒花钱如流水,多一天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所以乌尔善就带着团队没日没夜赶戏,每天拍18个小时,连拍70多天,最后才有了《刀见笑》超出常规的完成品质。

“刀锋回转贪嗔痴,见性明心烦恼失,笑看红尘起落时”。乌尔善给《刀见笑》赋予了一个贪嗔痴的隐喻。

这部电影在讲故事上确实有着不娴熟之处,它用一种颠覆和调侃的方式讲故事,更像是影评,把自己对武侠片的看法都放在里面,然后玩一些拼贴式的电影语言,像音乐中的remix效果。

很多人也表示不喜欢这种“肮脏美学”。但不得不承认电影在视觉效果上相当风格化,浓郁的色彩,有质感的脏乱,某种程度上点燃了中国式邪典电影的火种。

    叶锦添在看《刀见笑》的时候,称自己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刀见笑》让我觉得眼前一亮。眼前一亮不是说他让我很震撼,而是我觉得竟然有人这样拍电影。用丑的美学来做美,我觉得在中国很少。

这部电影作为乌尔善导演的院线处女作,它确实颇具争议。而他最大的优势则在于,通过个人风格化的展现,把劣势化为优势。

到了2010年,《画皮2》的艺术和营销总监杨真鉴老师和乌尔善见了面,并看了六个《刀见笑》的片段。

等到第四次见面的时候,投资人就斩钉截铁地告诉他:我们就决定让你来做《画皮2》的导演!

于是乎,在《刀见笑》未上映前,这部耗资1.2亿人民币,制作成本相当于前作《刀见笑》二十倍的庞大项目,交付到一个仅仅只拍过一部低成本电影的新人导演手上。这在当时的中国电影界,是十分罕见的。

不过在接下项目之前,乌尔善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让陈国富老师来做影片的监制。见面的当天,他们对《画皮2》的一稿分场大纲交换了看法,对于故事架构,两人一拍即合。

陈国富问他:《刀见笑》花了多少钱?

乌尔善反问:你觉得花了多少钱?

陈国富:两三千万吧。

乌尔善笑了。《刀见笑》的拍摄成本是700万人民币。

陈国富评价他:

乌尔善会让我觉得他是忍辱负重的那种人,就是说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要的东西就是它想做出一个好作品,然后每次都可以比上一次做得更好,那么为了这个目标,其他的都是其次,这也是我比较喜欢他的一个原因。

没错,乌尔善不是那种放不下身段的导演,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确定了就一头扎进去,去求证,去实现。

《画皮2》最终以1.2亿的投资,收获7.26亿的票房成绩,开创了华语电影的东方新魔幻风潮,刷新了十二项华语电影票房纪录。

这种成功的市场反馈,充分验证了乌尔善在商业电影上的掌控力,同时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上了类型电影的创作道路。

于是后来执导《寻龙诀》,一切似乎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寻龙诀》采取了简单立意和单线叙事的方式,有大片气象,美术很棒,场景设计漂亮,特效也有不少惊喜。

这部影片赢得了票房与口碑,被业界看作是衡量中国电影工业水准的标杆作品,也是目前乌尔善商业和艺术相结合最为成功的一部作品。

作为内蒙古人,乌尔善本人颇崇尚蒙古文化。

崇拜自然,崇拜生命,崇拜英雄,我希望作品里也有这种倾向。

既有情感的寄托,又有商业的价值,还有艺术的展现,在《寻龙诀》里,乌尔善真正地做到了。

他出生在呼和浩特,4岁全家搬到了北京。

他说小时候很少去影院看片,只看过露天电影。

有一次去电影院,放的全是美国片,剩下就是一两部港片。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要拍主流商业片。

毕业后,他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因为与老师的理念不合,大二就退了学。之后,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广告导演系。

从北电毕业后,他顺利地开始从事自己的专业——广告导演工作,并很快崭露头角,拿了不少奖项

随后,创立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523studio,酷爱研究装置艺术。

他的装置艺术作品还曾在英国、意大利、德国韩国、日本展出,《太空游牧计划》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他的电影里面,多处场景仪式和造型设计都颇具萨满教的神秘感,这也源于其深厚的艺术功底。

陈坤形容他:

外表很儒雅,软软的,感觉很随和,但内在很有血性。跟他合作我学到一个东西,血性这个东西,不一定是张扬的,也可能是沉淀的。

在《刀见笑》里,以一把玄铁菜刀,嘲笑人间的贪嗔痴。

《画皮2》则探讨了皮相与心相的关联。

《寻龙诀》是中国式的寻宝探险类型片,却讲了兄弟情义。

你能看出,在乱象丛生的影视圈,他一直有自己的坚持

新片《封神三部曲》近日面向全球华人进行演员招募,这部电影取材于中国家喻户晓的古典神魔小说名著《封神演义》

《画皮2》编剧冉平、冉甲男担任编剧,《霸王别姬》编剧芦苇担任编剧顾问,《卧虎藏龙》美术指导叶锦添担任美术指导。这阵容是不是堪称强大

在当下“大IP+大投资+流量明星”横行的华语电影市场,该片竟然剑走偏锋选择了海选这一方式,号召 “让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获得一些机会

考虑到影片连拍1215个月,再包括前期的封闭式训练,演员几乎需要把两年的时间全都交给剧组,对于成名的演员来说是很难配合的

乌尔善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寻找符合要求的新人,他的八个选角团队会在全世界范围内为此工作,这将会一直持续到电影正式开机前。

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青少年参与海选,这在整个世界电影行业,都是不多见的现象。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启用流量小生小花时,乌尔善说:

你觉得现在当红的小鲜肉,可以付出这样的代价吗?他们都这么贵,每一天的时间都这么值钱,我不知道他的经纪团队是否愿意让他们付出这么多时间减少那么多收入来出演这样的一部电影。

因为他需要真正优质的演员,需要百分之百投入的表演去说服观众。他选择不向市场低头。敢问现如今,手里攥着30亿的投资,坚持近十年磨一剑、慢工出细活的导演,还有几个?

花上三五年时间打磨一部作品,这个节奏对于四十岁才开始拍第三部院线作品的乌尔善,以及这个浮躁快销的电影行业来说,都是一件太奢侈的事。

《寻龙诀》第一副导演孙晔说:

现在的行业,有些人习惯了一种急功近利的方式,希望很快的去完成一份工作,马上的投入生产,尽快的完成马上扔到市场上去票房回收,但是我们完全不是这种心态在做电影。

面对《封神》这样的项目,这么久的周期,就连拥有丰富电影制作经验的陈国富都坦言:

这是非常困难的,我自己是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坑往里跳的。

这就是乌尔善,设立一个很高的目标,然后坚定不移得向目标行进,这就是他的行事宗旨。

和《寻龙诀》那时一样,这次乌尔善又带着编剧团队和概念设计团队去外地采风,去河南、山西、陕西等地考察,去看看中国现存最好的道教壁画、雕塑和商周文化遗址。特效总监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还表示,这是他第一次在一部电影还尚未开机前这么久就进入工作。

回来之后,乌尔善又专门找专家、学者和艺术家,集中给大家讲课,学习中国玄学、中国山水、中国古建筑和中国古代服装史的知识。

和乌尔善合作过《寻龙诀》的四季(乌尔善御用美术概念团队)对此感慨万千:

《封神》概念设计这一块会更焦虑,创作体量和工作量都不是《寻龙诀》那时候的级别,对美学要求更是如此。

要说《封神》最核心的问题,始终还是剧本开发。原著故事是500年前写的有100回的章回体小说,人物众多,人物关系复杂,人仙妖所有元素交织在一起。

为此乌尔善专门去美国拜访剧本顾问詹姆斯·沙姆士和李安导演寻求建议。还邀请到《指环王》三部曲的制片人之一巴里·M·奥斯本来给整个项目做制作顾问,向其请教和学习三部曲连拍的经验。

用四年时间开发剧本和筹备,一千多个日夜,行程万里,足迹遍布全球,剧本修改的次数难以统计,只为一个作品的前期开发。

尽管前方道路漫长,但我们还是期待,这位有所坚持的东方类型电影的潜行者,将创造本土神话电影的业内新标杆。

耐飞视频出品、新片场联合承制的纪录片《逐影》首次将镜头对准了中国电影导演,向影迷展示他们更真实的一面。


在第一季中,《逐影》选择了十位中国最杰出、最优秀、最具代表性的类型片导演,向他们发出邀请,以访谈和跟拍的形式,纪录导演镜头之外的生活日常,揭露他们和电影之间的故事,展现他们最本真的面貌。

2006年正式当导演到现在,整整11年过去了。如今45岁的乌尔善,状态正值巅峰,正是接手《封神三部曲》最好的时候。

《逐影》有幸采访了乌尔善导演,采访十二位他最亲密的好友和合作伙伴,与他本人进行了三小时的深度对谈,三十小时的密切跟拍,能用影像记录这位东方类型电影导演的故事,讲述他不为人知的旅程,这无疑为纪录片《逐影》奠定了一个完美的开始。


<End>

图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