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智造者12-11 14:39
作者:来源:网络

摘要: 目前状况和本世纪初互联网的火爆相似。智能家居、智能城市、车联网、边缘计算和智能传感器、健康和

目前状况和本世纪初互联网的火爆相似。智能家居、智能城市、车联网、边缘计算和智能传感器、健康和医疗都是热门的话题。大型企业,如GE,在自己的帝国中探索各种物联网的可能价值 。GE甚至在硅谷旁边的San Ramon小城,设立了一个全新的软件中心。如果有一天这个GE的软件中心成为GE的总部,大家也不要吃惊,因为我们处在一个从传统制造到智能制造的转型起点。


  如何定义和动手做转型,德国日本美国都有它们的蓝图。而对于我们,这个转型更加迫切。这是因为我们的制造业处在上下挤压的状态。上有欧美国家制造业回流,用先进技术提高竞争力,下有越南菲律宾南美国家低成本追赶(越南用工成本大概是中国的一半左右)。


  另一方面,我国是个制造大国,制造业占GDP的三分之一左右(从一定程度上说,我国今天的经济,发源于制造业)。而这个GDP比重,德国日本在五分之一左右,在美国则更低。所以如何保持制造业竞争力,不但是企业和老百姓生存的问题,也是国家的一个战略发展问题。


  经过多年的发展,物联网成为制造业转型的首选技术。将“物”“联”成“网”,概念不复杂。然而现实是,要实现这个转型,过程是漫长和极其痛苦的。笔者估计,中国制造业在十年内会大洗牌。而洗牌的结果有三种:


  1.不转型。倒闭是唯一的出路。


  2.转型不成功。原因很多。倒闭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3.只有少数企业会成功转型,并且会居于领先世界的地位,并达到《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


  这个会成功转型的少数企业是多少,现在不知道,如果有25%-30%就是成功。为什么只有少数会成功转型,原因很多。有技术方案缺乏,战略认知不同等。纵观目前有关物联网讨论和执行方案,集中在战略上的多。集中在大企业的多。集中在“物”上的多。涉及中小型制造业的,特别是如何操作,几乎很少。所以前景不容乐观。所以要做到制造业物联网和智能制造成功转型,需要技术含量,更需要战略思维。


  对希望借助物联网提升自己的制造竞争力的企业领导人来说,笔者列出的下面几个方面将是成功的要素:


  (1)首先是物联网价值的思维。


  我们有许多认知误区。而这些误区将会导致战略上的决策失误。如何摆正对物联网价值的认识,是第一个问题。


  a.首先制造业物联网不是一个纯技术问题。制造业转型首先是一个战略上的商业命题。它是企业转型,不是技术转型。因为我们现在处在这个转型的初期,许多价值尚未成型或者可以用有形的定义来判断。这些价值是战略性的。具体到某个厂的投资回报计算,利润,没有现成的公式可套。麦肯锡公司估计物联网转型会有30%的增值。这个只是一个笼统的宏观预测。虽然无法对价值作出定量估计,仍然有许多数据可以帮助理解各个环节或部门的价值。建议准备转型的企业用一个车间,一个部门的形式来具体化。


  b.物联网的价值不仅仅是降低成本,更在转型之后出现的新的商机。这些商机会通过大数据分析和市场调整而得以实现。比如说, 今天你卖一个机器,是10万元。卖掉了,你的收入也就结束(可能有后期维护收入)。我们提出来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可以把机器作为一种服务来销售(Manufacturing as a Service, MaaS),这个服务,不但是机器本身,也可以是数据(DT,包括软件),数据也将作为机器一部分销售。现在已经有一种类似的销售模式。比如把电梯作为每月运行成本(Operating expense)销售而不是按固定资产(Capital expense)销售。这样的思维可以帮助推进垂直市场和扩展横向市场。这些是我们没有遇见过的机遇和挑战。这个新的商机,将是重点发展对象。企业领导人,要花最大的资源去发掘新的商机。如果你的转型没有出现新的营收,这个转型是失败的。


  c.从技术上讲,物联网不仅仅是将“物”“联”上网的问题,虽然“联”网本身也是一个大命题(把几百个亿的“物”联起来,并非易事)。但这里有两层更深的意思。


  第一,如果说以前的三次工业革命是将人的体力劳动解放,这次信息革命是将人的脑力进行推广。所以软件,数据将在这个转型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80%的资源将会用在数据,软件,整合上。如果你的方案只解决了劳动力(比如安装了新的自动化机器),那么你只达到了一部分目标。


  第二,“联”的对象,是人,“物”和“数据”,三者确一不可。一定程度上,过程也是在“联”的范畴之内。比如,通过接口,企业ERP系统也将作为“物”联接在一起。这里提一下,笔者认为思科的口号比较落地,它叫IoE(Internet of Everything),是“万物”。但好像对这个口号有共鸣的人不多。


  d.最后一点很重要。物联网是“资讯技术(IT)”,不是“运行技术(OT)”。工业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都是必须的一个环节。但这些OT是局部的技术。物联网将是贯穿于企业,供应链,客户,有形“物”,数据和人的综合性技术。所以OT是IT的子集。但OT历史长,容易被大家接受。对于比较原始的制造业,先做OT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对于已经有相当程度的OT技术的企业,可以直接上位物联网。


  (2)启动新型的创业模式。


  和全民创业相比,制造业转型门槛高,回报周期长,不是几个软件工程师有个主意就可以在车库创业的。需要民企,政府,科研的一起合作。这是一个新的创业模式。


  a.融资渠道的变革。


  和互联网技术不同,制造业转型创业需要有大量的资产投入(机器,设备,厂房,懂工艺流程的工程师,机械师)。这个出发点一开始就将企业(客户)定义在合作伙伴位置上,而不单纯是一个简单的客户。从创业者来讲,往往是创业一开始就有客户。对于大型企业来说,它可以拿自身做孵化器。比如IBM, PTC,GE都是用自身的资源而成为制造物联网的范例。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要找好合作的伙伴。而把转型作为创业来看待。


  b.转型的不可重复性。


  制造业种类繁多。不同的运行技术,作业环境,客户对象。从高的角度来讲,方式理念虽然类似。然而具体到一个企业,需要下功夫讨论企业的业务模式,客户分布。要去理解企业业务。这个步骤没有捷径。有人问笔者,制造业转型最困难的是什么。我想最困难的是如何理解这个企业的业务模式(business model)从而设计出一套企业数字化的构架。而这个构架设计是不可复制的。


  c.转型项目必须去除浮躁心态。


  纵观现在创业大潮中,智能制造少而又少。因为这是个艰苦而漫长的汇报周期。成功者将属于献身者,而不是以经济回报为第一目标的淘金者。经济回报将是成功献身的副产品。需要的是静心,探讨,设计,交流。每个企业,车间,都有不同的未知需要探索。虽然传感器,网络,云技术日趋成熟,但行业标准,数据安全,特定传感器开发,用户界面等技术问题,依然有大量工作。现在创业的优点是,西方国家也是在起步阶段。有一次笔者和思科的物联网部门商讨,都认为制造业物联网,中国美国都在第一阶段(思科认为物联网分四个阶段)。


  d.时间性。


  和其他创业不同。制造业转型有很强的时间限制。犹豫不决和观望等待,将是成功转型的最大敌人。作为企业领导人,需要勇气来承担风险,成为先吃螃蟹的第一人。浪涛已经过来,不进则退。


  e.转型要有从零开始的打算。


  许多中小型企业,没有很基本的一些IT设施,比如ERP,EDI,中央HR系统,企业局域网,实时资产跟踪系统,Email,数据中心等。所以要准备好从头开始。这些工作是一项挑战,同时也是机遇,因为你可以设计出超前一步的IT基础设施。


  (3)培养智能制造领军人才。


  制造物联网的转型会产生新的一批全气候人才。目前中小型制造企业,能够全面掌握IT, 物联网, 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前沿科技的人才非常少。这个和我们投资IT不足有关。根据Gartner的报告,软件和高科技产业,IT预算在总收入的6-7%,对工业制造业来说,应该在2%左右。现在我国的IT投资,现在远远低于这个平均数。低投入导致人才缺乏。由于现在的物联网机会,这些在转型中产生的技术业务精英,将是下一代中国智能制造的领军团队。


  a.专项引导。


  如何对中小型制造找对切入口,分享经验。目前还很少。现在物联网产品展销会上,并没有很多制造业的成果。因为制造业物联网,更多的是解决方案和价值体现。笔者认为一个专门面向中小型制造行业的物联网协会,会有很大的推进作用。这个协会,可以吸收物联网的专业人员和传统制造业专业人员。


  b.知识产权。


  由于改造现有的企业要比设立全新的企业更加困难,全无古人后无来着,会有一大批知识产权出现。数据安全,标准,智能传感器,软件模块等。这些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将是提升企业地位的金钥匙。企业领导者一定要把知识产权作为成功转型的指标之一。


  制造业智能转型,任重道远。然而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制造业中的精英。